伊斯坦布爾三城記,貝塔尼·休斯,電子書,mobi,pdf,txt,epub,kindle,百度云全文閱讀獲得

原創 qiangshuai521  2019-11-26 18:31  閱讀 60 views 次
WordPress免費響應式主題:Unite主題

伊斯坦布爾三城記,貝塔尼·休斯,電子書,mobi,pdf,txt,epub,kindle,百度云全文閱讀獲得

本文書籍獲取方式:

1.掃描左邊微信二維碼免費獲得,添加備注,小編看到后會第一時間回復。

2.掃描右邊微信二維碼,添加微信公眾號:超級讀書繪,打包下載。

3.鏈接:https://pan.baidu.com/s/1dzz53IbyZmcjq6BYQ_ZnPA
提取碼:5xdx

收藏異教珍品不僅基于業余的喜好,也不只為了榮耀自己,而是基于一種信仰,認為這些物品蘊含著真實且可轉移的力量。從君士坦丁開始,之后的羅馬皇帝紛紛收藏這些珍品,一方面是為了裝飾首都,另一方面則是為了將帝國境內所有獻祭與膜拜儀式從異教神廟中移除。我們得知大皇宮圖書館收藏了不尋常的荷馬作品版本:“在皇宮眾多的珍品中,有一條龍腸(或許是蟒蛇的腸子),長約37米,上面用金字寫著荷馬的《伊利亞特》與《奧德賽》。” [7]

拜占庭帝國境內流傳著關于這些讓人著魔般想據為己有的雕像的精彩故事,這些故事中,雕像面朝名人倒下,叫人心生惶恐,而后被粗暴地掩埋,以消除它們邪惡的欲望與設計。波斐利主教——他支持在加薩進行宗教縱火——在一群手持十字架的暴民協助下破壞了一座阿佛洛狄忒神像。皇帝利奧六世的弟弟性無能,他趕到競技場為雕像穿上衣服并且在雕像前面焚香,希望敬神的舉動能治好他的隱疾。

基督教圣像所擁有的不可思議的力量,顯然是異教觀念自然發展的結果。早期有許多雕像額頭上畫著的十字符號不只用來潔凈它們,也為了讓雕像擁有更強的力量。一個世代之前,由于狄奧多西敕令的影響,大量古典時代石材散置于荒廢不用的神龕與圣殿里。收集這些石材或多或少證明基督教政府擁有凌駕異教的權力。但實際上要就地摧毀偶像崇拜是否真有那么輕而易舉?就物質與情感上來說,其實很難做到。因此拜占庭官員采取保存、據為己有與改變用途的做法:埃及伊希斯像被收集進來; [8] 利比亞的宙斯阿蒙(Zeus Ammon)的神殿被改成圣母馬利亞教堂(Mary Theotokos);馬蹄奔騰的青銅馬拉戰車是希俄斯島島民技藝高超的冶金作品(1204年第四次十字軍東征之后,馬頭最終還是無法擺脫被切除的命運,被隨意當成戰利品運往威尼斯圣馬可圖書館,今日這個作品仍被放置在圣馬可大教堂的樓上),它在狄奧多西二世時代被引進并且展示于君士坦丁堡競技場。宙克西帕斯浴場像是一座充滿蒸汽的藝術畫廊,而競技場則成了露天博物館。

收藏異教掠奪物的風潮刺激了立法,而其內容與現代的文物保存法規頗為相像:383年,美索不達米亞奧斯若恩(Osrhoene)一間神廟被命令要保持開放的狀態,讓廟里的古物“能作為藝術品為人欣賞,而不是被當成神祇加以供奉”; [9] 399年由阿卡狄奧斯皇帝頒布的法令宣布,“任何試圖破壞這類物品的人無權仰賴任何權威為自己脫罪,若事出意外,他應該提供與之相關的解答敕令與法律作為辯護。他應上繳書狀,交由我們的共同智慧來裁決”。 [10] 這里,我們看到拜占庭的帝國行政機器有如聯合國教育、科學及文化組織。

這當中免不了出現破壞與暴力——新皈依的基督徒借由破壞偶像來證明自己的虔誠,許多異教徒發現要躲過刀劍最便利的辦法就是改變信仰。在科孚島的帕萊歐波利斯(Palaeopolis),有一間教堂硬生生地蓋在異教神廟的遺址上,改良的考古方法 [11] 顯示當地人像鬣狗一樣野蠻入侵,就近拿走手邊的異教建筑材料,當作灰泥使用。 [12] 但這應該是例外而非常態。一般來說,神廟,特別是在城墻外的神廟,都會原封不動地保留下來充當公共建筑物或美麗的私人住宅。最近在約旦烏姆·埃爾——拉薩斯(Um er-Rasas)的圣司提反教堂挖掘到的鑲嵌藝術顯示,最晚到8世紀下半葉,有些異教神廟仍作為某些基督教城市的象征,例如宙斯希普西斯托斯(Zeus Hypsistos)神廟代表尼亞波利斯(Neapolis),潘(Pan)神廟代表埃及的某個地點。

除了實際存在的古典遺跡,君士坦丁堡街區文化也深受古典的、新異教的慣常做法影響。 [13] 君士坦丁堡居民,不論貧富,支持而且相信美其名為“奇跡冊子”的東西。這種現象相當普遍,而且直到奧斯曼人于1453年征服此城時都是如此。君士坦丁堡的男女深信各種占卜預言,內容從商業探險、狩獵、開戰,到決定孩子斷奶的適當日期與開始學習指南的時間不等。地震指南、月相指南與打雷指南作為預測未來的工具在彼時相當普遍。 [14] 玄學士、巫師、煉金術士、卜夢師、解讀雕像聲音之人、鳥卜師、風水占卜師、魔鬼學家、經外書學者——現代評論者應該可以被容許這么說,拜占庭是暗黑藝術的溫床。

然而,雖然從事這些技藝的人數量很多而且毫不隱諱,但拜占庭人自己恐怕也會驚訝于這些人的技藝居然如此多樣。這些人當中有許多以“哲學家”自居。他們喜愛心靈探索時純粹智性的快樂,也喜愛“哲學”解釋與預言世界奧秘的力量。有人相信水星 [15] 在天空居于支配地位時,催生了這些反復無常的預言者、獻祭者、鳥卜師、卜夢師、醫師、文法學者、律師、修辭學者、軍事工程師。 [16] 星辰、植物、礦物、人類——人們認為它們任何的活動都會影響其他事物的活動,牽一發而動全身。

一股世界性的能量驅使這些基督教玄學哲學家進行各種探索,例如《圣經》中的亞伯拉罕是不是占星師就曾引發激烈的爭論。12世紀以后編纂的文集,主要都是關于巫術、“偽經”、寶石雕刻術、圣雅各與圣巴西勒的祈禱書、煉金術的書籍,以及手相、探地術與占卜指南,其中許多都有鮮艷生動的插圖。這些書籍中可以看出人們躍躍欲試的念頭,相信一切混亂古怪背后的真相必定存在于世間的某一角落。帝國贊助的占星師來自帝國不斷擴展的疆土,如底比斯、弗里吉亞呂科斯河河岸、亞歷山大。他們的觀念跳脫了地理位置上的邊緣性,反倒十分契合(位處中心的)拜占庭人的日常經驗。底比斯的赫派斯提翁(Hephaistion of Thebes)制作的占星學手冊通行了幾個世紀;馬克西穆斯·拜占提烏斯(Maximus Byzantius)對于普世相似性提出具影響力的觀念,他認為世間萬物,無論有無生命,都被灌注了神圣的火花,使萬物與太陽直接產生了神奇的關聯。這種說法解釋了一些例子,例如城市雕像呈現神跡奇事的特質。

天文學家也受到了君士坦丁堡的重用——通常這些觀星者都被歸類為“數學家”。伊斯坦布爾上方的星辰,現在已蒙上了一層污染物,但還是特別明亮;六星等 [17] 以上的亮度使它們燦爛奪目。不過這里有模棱兩可的地方:眾人觀察的天體究竟是上帝的作品還是撒旦的作品?占星師繼而輪番遭受帝國宮廷的放逐與接納。可以理解,教會教父對這些擁有數千年傳統的術士表示擔憂。他們警告說:“不要理會占星師或鳥卜師,也不要相信其他迷信;甚至不要聽從希臘人虛構出來的神諭或宿命論,不要聆聽歌唱般的預言與通靈師最不合常理的說辭。” [18] 事實上,人們對這些術士隱約表現出一種分裂的態度。馬克西穆斯·拜占提烏斯在數十年的時間內廣受歡迎,卻在371年突然遭到處死;他的書籍被焚,他所擁有的技藝也被宣告為巫術。

但在君士坦丁堡,許多人希望找到一個焦點,作為他們雜糅基督教與異教的熱情的目標。5世紀時,有些極端的基督徒——新崇拜儀式的追隨者——提供了令人興奮的新選擇,他們回到基督教位于沙漠的發源地。這些人的活動場所環境嚴苛,是充斥著沙子與巖石的不毛之地。事實上,他們的名字源自“eremos”,即希臘文的沙漠。在君士坦丁堡,無論是精神還是物質上,隱士成了新的固定特色。一些苦行者貢獻了更為激進的東西,希望可以取代那些狀似惡靈附身的大理石、石英與金箔:成為會呼吸的雕像。

[1] Prudentius to the Roman Senate, fifth century AD, Contra Symmachum 1.499–505, trans. J. Alchermes,(1994)‘Spolia in Roman Cities of the Late Empire:Legislative Rationales and Architectural Reuse’,Dumbarton Oaks Papers, 48, p. 171.

[2] 從阿卡狄奧斯到查士丁尼,歷任皇帝不斷重申狄奧多西全面禁止獻祭的禁令(君士坦丁的兒子君士坦斯與君士坦提烏斯早已宣布公開獻祭與夜間獻祭是違法行為),這充分顯示獻祭從未停止過。獻祭怎會停止?這是個至少能回溯一萬年的傳統,獻祭本身使社會持續運轉,獻祭后的儀式饗宴也維系了整個社群的向心力。異教群體深刻地感受到了這些行為的力量—他們想出聰明的方式

文章標簽:, , , , , , , ,
關注我們:請關注一下我們的微信公眾號:掃描二維碼讀路:致力提供kindle電子書下載、分享。包括mobi、epub、pdf格式的公眾號,公眾號:超級讀書繪
版權聲明:本文為原創文章,版權歸 讀路網 所有,歡迎分享本文,轉載請保留出處!

評論已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