羅馬的復辟:帝國隕落之后的歐洲,[英]彼得·希瑟,電子書,mobi,pdf,txt,epub,kindle,百度云全文閱讀獲得

原創 qiangshuai521  2019-12-23 15:50  閱讀 16 views 次
WordPress免費響應式主題:Unite主題

羅馬的復辟:帝國隕落之后的歐洲,[英]彼得·希瑟,電子書,mobi,pdf,txt,epub,kindle,百度云全文閱讀獲得

羅馬的復辟:帝國隕落之后的歐洲,[英]彼得·希瑟,電子書,mobi,pdf,txt,epub,kindle,百度云全文閱讀獲得

羅馬的復辟:帝國隕落之后的歐洲,[英]彼得·希瑟,電子書,mobi,pdf,txt,epub,kindle,百度云全文閱讀獲得

本文書籍獲取方式:

1.掃描左邊微信二維碼免費獲得,添加備注,小編看到后會第一時間回復。

2.掃描右邊微信二維碼,添加微信公眾號:超級讀書繪,打包下載。

查士丁尼做此宣傳的時間節點早已為人所知,但人們仍認為這個巧妙的計劃始終存在:波斯邊境的麻煩一結束,皇帝就下定決心要奪回失去的羅馬領土。在我看來,我們掌握的每一個細節都表明情況絕非如此。查士丁尼政權在527年與波斯發生了一場蓄意的爭執,而當時至少有機會達成暫時的和解。如果查士丁尼真的致力于征服西方,他大可以拋棄關于收養科斯羅伊斯的廢話,直奔西方的要害。同樣重要的是認識到,征服政策是在非常偶然、無法預測的情況下緩慢成形的。
第一次征服是對汪達爾王國的征服,是由最初屬于北非內部的事件觸發的。在狄奧多里克時期的意大利,阿里烏派統治者和天主教的尼西亞派信徒在那里相處得非常融洽(除了教宗若望被不幸監禁之外);與此不同,在地中海以南,各教派之間的關系發展得并不順利。這在很大程度上是汪達爾王國建立時的環境造成的。這里是439年汪達爾人征服迦太基時,從一個仍然生機勃勃的西羅馬的“活體”上切割出來的;而其他所有的西方繼承國家都是在大約一代人之后,隨著羅馬中央政府國庫逐漸空虛和勢力逐漸衰落,以一種兩相情愿的方式更加緩慢地形成的。天主教無疑是帝國的國教,汪達爾的君主往往對天主教懷有高度敵意,所以他們故意在幫助自己掌權的武士中培養另一種基督教。起作用的另一個因素是,北非的天主教會有長期竭力抵制迫害的歷史,而且和其他地方相比,那里的信徒更愿意把受迫害視為美德。盡管如此,在系統性、小規模迫害天主教的教俗人士方面,汪達爾人毫不手軟,這種迫害有時非常殘酷,尤其是在484年胡內里克(Huneric)統治時期;即使在西羅馬不復存在之后,這種迫害依然是汪達爾王國的特征。
新國王希爾德里克打破了舊有的模式,迦太基迎來了春天。他之前的國王是那位被狄奧多里克毫不客氣地退還了禮物的色雷薩蒙德,色雷薩蒙德于523年5月6日去世。希爾德里克是484年那個著名的迫害者胡內里克的兒子,但是他的主要新政策是結束所有的迫害,允許北非天主教會不受阻礙地運作,尤為突出的是,525年在迦太基舉行了兩代人以來的第一次全體主教大會,類似的反諷在歷史上比比皆是。他的宗教政策是汪達爾外交政策重大調整的一部分,正如我們在上一章所看到的,他想擺脫東哥特王國的主導和支配,將重心轉向君士坦丁堡;受東哥特人支配的局面是從色雷薩蒙德和狄奧多里克的妹妹阿瑪拉弗里達的聯姻開始的。結果,他很幸運。當圖魯因在高盧從勃艮第人手中奪取額外的領土時,勃艮第人是在為類似的傲慢行為而承受狄奧多里克的憤怒;至少,北非遠征軍的艦隊還在等待這位國王的最后命令,而狄奧多里克在526年夏天死去了。
希爾德里克在其統治之初表現出危險的獨立姿態,他興許逃過了懲罰,但他最終會在另一個方面遇到麻煩。在整個北非,或者更確切地說,在其邊緣,巨大的政治問題來自土著摩爾人群體,汪達爾人統治時期,他們的規模、組織和效率都在提高。529年至530年,其中一些群體在拜薩西恩(Byzacena)重創了希爾德里克的軍隊。530年5月19日,他的親戚蓋利默(Gelimer)領導了一場推翻他的政變(對于6世紀的汪達爾國王來說,5月似乎有點不吉利)。蓋利默是北非第一位汪達爾國王蓋薩里克(Geiseric)的曾孫,而希爾德里克則是其孫子(來自家族的不同分支)。這個年輕人開始全面掌握權力,既清除支持希爾德里克的汪達爾人,又溫和逆轉了他的親天主教政策,雖然沒有跡象表明他重新發起了任何形式的全面迫害。
希爾德里克一直是查士丁尼的忠實盟友,但他被推翻的消息傳到君士坦丁堡時,皇帝一心撲在波斯戰爭上,并對其良好結果充滿希望(在卡里尼庫姆的失敗是之后那年的事)。因此,他僅僅給新國王寫了一封生硬而簡短的信,還寫信給狄奧多里克的孫子阿塔拉里克,建議他不要承認迦太基的新國王。直到兩年之后,也就是532年的夏天(不要把時間順序弄亂了,這一點很重要),查士丁尼才開始表現出比偶爾寫信更多的興趣。到了那時,兩個關鍵事件已經發生了。尼卡暴亂先發生后平息,嚴重損害了立在君士坦丁堡中心瓦礫堆上的查士丁尼政權的威望。尼卡暴亂后不久,即公元532年春天,查士丁尼與波斯簽訂了“永久和平”協定,根據其條款,他每年要向波斯提供巨額賠償,這完全證實了查士丁尼政權的衰落趨勢。
因此,那年年中時,查士丁尼非常渴望在政治上取得某種成功,因此,阿非利加的冒險被認真提上日程。盡管如此,通過在那里的成功干預來拯救政權的決定還沒有完全確定。朝廷還在探索其他可能的宣傳途徑,開啟了可能彌合東羅馬教會內部分裂的討論。在尼卡暴亂發生后不久的2月份,雙方進行了一系列的“對話”,雖然取得了一些進展,但沒有取得任何最終的積極成果。值得注意的是,解決分裂所需要的那種宗教妥協疏遠了西地中海非羅馬地區的教徒。因此,這些對話在某種程度上把查士丁尼政權引向了與進軍阿非利加相反的方向。但即使對話沒有得出任何結論,皇帝仍然對發起戰爭猶豫不決。
他的猶豫是有充分理由的。自從汪達爾人在439年占領迦太基以來,三次從他們手中奪回失去省份的嘗試都以災難告終。最根本的問題是如何派遣足夠多的隊伍穿越地中海,安全抵達北非。在441—412年的第一次遠征中,來自東西羅馬的隊伍在西西里組建了一支聯合遠征部隊,但這時匈人阿提拉第一次進軍巴爾干半島,東羅馬國內急需部隊,因此不得不放棄這次遠征。在461年的第二次遠征中,隊伍在西班牙集結,試圖抄近路跨越直布羅陀海峽,但是汪達爾人聽到了這次行動的風聲,趁羅馬船只還在港口的時候就將其摧毀了。第三次也是最后一次嘗試是在468年,一支龐大的東羅馬艦隊從君士坦丁堡起航,卻在北非附近遭遇不幸。不利的風向將這支艦隊牢牢地釘在多巖石的海岸線上,艦隊成了汪達爾人炮艦的攻擊目標,傷亡慘重。這支艦隊的慘敗標志著使羅馬帝國西部存續的認真嘗試就此罷休,混亂的爭奪隨之而起,西羅馬最后的資產被離得最近的蠻族勢力大量侵吞。這次遠征還掏空了東羅馬的國庫,5年后利奧皇帝去世時,國庫還沒有充實起來。盡管查士丁尼非常渴望成功,盡管阿非利加如此誘人,但從表面上看,征服它的勝算并不大。
根據普羅柯比在《戰史》中的描述,神的啟示最終解決了這個難題。查士丁尼在夢中被告知應該發動進攻。我完全相信皇帝可能真的做了一個夢,但促使查士丁尼下定決心的似乎是另一組偶然事件。532—533年的秋冬,兩條重要消息傳到君士坦丁堡。首先,在汪達爾王國東端的的黎波里塔尼亞(Tripolitania,今天的利比亞),爆發了一場由當地貴族普登提烏斯(Pudentius)領導的反對蓋利默的叛亂。汪達爾王國的這一偏遠地區沒有汪達爾人定居,因此其實沒有發生多少為獨立而進行的戰斗。普登提烏斯立即派人到君士坦丁堡尋求幫助,要求的黎波里塔尼亞回歸帝國的直接統治。這件事本身可能還不足以引起帝國遠征汪達爾王國的興趣,但第二條消息把阿非利加推上了帝國的議事日程。緊接著來自利比亞的消息,傳來了汪達爾王國內部第二次叛亂的消息。這一次,蓋利默最北端的領地撒丁尼亞的總督哥達斯(Godas)宣布獨立,他也寫信給君士坦丁堡,請求帝國的支持。這條消息也是在532—533年的秋冬傳到查士丁尼那里的,足以促使他投入軍隊。有兩場叛亂撼動蓋利默的王國,現在成功的機會大得多了。
拜占庭遠征部隊(Byzantine expeditionary force,首字母縮寫BEF)的準備工作在533年春末夏初得以完成,龐大的艦隊集結在博斯普魯斯海峽和金角灣平靜的水域,其任務是向北非運送1萬名步兵和5 000名騎兵,由貝利薩留指揮。貝利薩留是尼卡暴亂中競技場大屠殺的“英雄”,如果我們可以這樣說的話。6月中旬,這支艦隊離開君士坦丁堡,向意大利東海岸緩慢進發,偶爾有些顛簸,然后又駛向西西里島,在埃特納山(Mount Etna)附近一處荒無人煙的地方藏身。兩名匈人士兵因醉酒殺死一名戰友而被處死,另有多達500人因食用變質的面包而死亡。盡管這些在當時看起來是不祥之兆,但幸運女神堅定地站在遠征軍的一邊,幫助它避免了第二次世界大戰早期英國遠征軍(British Expeditionary Force,BEF)的那種恥辱命運。當時,英國遠征軍經常需要在猛烈的空襲下撤離,因此英國皇家海軍的一些士兵覺得,BEF的真正含義應該是“每周五返回”(back every Friday,首字母縮寫BEF)才對,當然,這么說是不公平的。普羅柯比被派往錫拉庫薩(Syracusa),他帶回了一些重要情報。事實證明,蓋利默對東羅馬人的入侵完全沒有準備,為了鎮壓哥達斯的叛亂,他派遣了汪達爾艦隊和一支7 000人的精銳部隊前往撒丁尼亞。過去,遠征軍面臨的問題總是一樣的,這個問題在441年、461年和468年以不同的形式表現出來,但關鍵的困難都是首先要把軍隊送到北非的土地上。多虧了哥達斯,通往迦太基的道路現在暢通無阻。
我想,就在那個時候,在埃特納山附近的那個荒無人煙的地方,大概就在美麗的陶爾米納城和它那美妙的希臘劇院附近,查士丁尼的西方征服政策終于誕生了。正如普羅柯比告訴我們的那樣,直到聽說汪達爾艦隊在別處,貝利薩留才決定直奔蓋利默王國的心臟。仔細想想,情況應該是這樣的:貝利薩留從君士坦丁堡出發時,得到的命令是相機行事。查士丁尼和他的主要顧問們知道汪達爾王國有些混亂,但是在古代世界,哪怕是在地中海一帶,消息傳播得也非常慢,因此君士坦丁堡在533年6月中旬得到的消息,可能是發生在幾周甚至幾個月之前的事。正因如此,貝利薩留無法在了解更多情況后回報查士丁尼,要求進一步的命令。因此,他得到的命令實際上應該會包含幾個選項,有最謹慎的,也有最雄心勃勃的,采用哪個選項取決于他到達西西里時在那里實際發現的情況。如果形勢看起來不太樂觀,艦隊還是能安全駛向的黎波里塔尼亞,獲得該省后,查士丁尼的宣傳人員至少能夠利用這一“勝利”盡量做點文章。發現汪達爾人的精銳部隊不在,他們的眼界一下子開闊多了。向西征服發生在查士丁尼統治早期的種種曲折之中,并不是由一個浪漫幻想家長期抱持的堅定計劃推動的,而完全是另外一種現象,歷史學家對此更為熟悉:海外冒險是一個破產政權的最后一搏。尼卡暴亂和在波斯人手中的失敗把查士丁尼的政權置于極危險的境地。三年后,隨著各種偶然因素的出現,皇帝和他的顧問們最終決定,為他們的老盟友希爾德里克報仇是重建政權的最佳機會。貝利薩留終于可以擲出戰爭的骰子了。
到十里城及更遠處

汪達爾的艦隊遠在撒丁尼亞,這極為重要。在此之前,無論是西羅馬、東羅馬,還是聯合起來的,還從來沒有一支羅馬軍隊能夠在汪達爾王國的海岸上安然無恙地登陸。然而,貝利薩留的艦隊卻能夠信心滿滿地從西西里向南推進。他們在中間的戈佐島(Gozo)和馬耳他島短暫停留后,抵達拜薩西恩省對面的卡布迪亞角(Ras Kabdia),當時距艦隊離開君士坦丁堡大約三個月。一個加固的離船營地迅速建立起來,食物是從附近地區獲得的(為了安撫當地人,對一些搶劫者實施了有計劃的懲罰),三天之內,軍隊開始向汪達爾王國的首都迦太基進發。他們經過小列普提斯(Lepcis Minor),到達哈德魯梅圖姆(Hadrumentum)和格拉斯(Grasse),在那里他們與蓋利默的部隊發生了第一次小沖突。到了第四天,也就是9月13日,軍隊到了十里城。這個城市之所以叫十里城,是因為它距離迦太基有十里。戰斗在這里打響了。
首先,貝利薩留的輕型偵察部隊沖向汪達爾人的先頭部隊,殺死了其指揮官阿瑪塔斯(Ammatas),他是蓋利默的兄弟。當他們繼續追擊正在撤退的敵人時,羅馬主力部隊的一些人到達了同樣的地點,在那里發現了蓋利默和他的大軍,后者立即向他們發起進攻,并把他們擊退。然而,貝利薩留和他的大部分騎兵就在不遠處,當他們騎馬越過地平線前去救援時,發現汪達爾人的軍隊正處于勝利后的混亂之中。將軍看到了機會,立即發動攻擊,擊潰了混亂的汪達爾人,造成重大傷亡。就這樣,羅馬人在沒有任何計劃的情況下,贏得了第一次重大勝利。貝利薩留軍隊的主力(步兵)甚至都沒有離開他們的營地。9月14日,軍隊轉移到迦太基郊區,但沒有入城,因為貝利薩留擔心蓋利默可能會發動伏擊。他還希望確保他的士兵不會利用夜幕在城市里搶劫。但是,根本就沒有什么陷阱,第二天羅馬軍隊就勝利進城。最初登陸后大約一周,貝利薩留的士兵就安全地在北非最大的城市安頓下來。他們的命運與441年、461年和468年的前輩形成了極大的反差。
然后是一段很長的安靜時期。貝利薩留一如既往地小心謹慎,而且無疑也意識到,奪取迦太基已經大大超出了皇帝對這次遠征的最低期望。他小心地加強了這座城市的防御,汪達爾人曾任由其城墻殘敗。與此同時,蓋利默在舔舐傷口,鞏固兵力,向迦太基挺進,但他只做了一點襲擾。起初,他在等待他的艦隊和7 000名來自撒丁尼亞的增援部隊返回,但即使在部隊回來之后,他也不想攻擊迦太基,不想卷入那種幾代汪達爾人都沒有實踐過的攻城戰。戰術主動權完全掌握在貝利薩留手中,最后的戰斗將在他選擇的時候開始。
3個月后,貝利薩留準備好了。他的軍隊分成兩路前進。先頭部隊依然由大批騎兵組成,他們曾在亞美尼亞裔軍官約翰(John)的指揮下取得十里城戰役的勝利,還率領掩護部隊殺死了蓋利默的兄弟。緊隨其后的是貝利薩留本人率領的主力部隊,包括所有步兵和500名騎兵,以及將軍的私人衛隊。到了晚上,先頭部隊果然在距迦太基約30公里的特里卡馬魯姆(Tricamarum)發現了蓋利默和他的軍隊。第二天,一切都很平靜,但是到了中午,汪達爾人從他們的營地里出來,擺出戰斗的架勢,在一條小河邊排成隊形。在河對岸,約翰的軍隊也做了同樣的事,但在戰斗開始前,貝利薩留和最后一批騎兵趕到了現場,步兵盡其所能尾隨其后。
一開始是一系列由羅馬人發起的小規模戰斗,最終發展成全面的戰斗。貝利薩留的人馬優勢明顯,據說損失了不到50人,而汪達爾人則損失了800人。最終汪達爾人吃不消了,撤退到他們的營地,但貝利薩留并不罷休。此時他的步兵已經到達,準備在下午3時左右發動全面進攻。其實沒有這種必要,因為蓋利默驚慌失措地逃離了營地,他其他的隊伍意識到這一點后也陷入混亂。有組織的抵抗消失了,潰敗的汪達爾人在逃跑時被紛紛砍倒,其中許多人帶著妻子兒女。汪達爾人的營地有大量可以搬動的財富,因此貝利薩留的軍隊也失去了凝聚力,從戰斗轉向搶劫。
最后,特里卡馬魯姆之戰變得極其混亂,但它依然是一場決定性的戰役。蓋利默一直沿著他前王國的沿海城市向西奔逃。貝利薩留停了下來,想在他自己的人中間恢復紀律,并盡可能地捉拿汪達爾人的殘兵敗將,以確保他們永遠不會再被用來與他為敵。事實上,他們并沒有。貝利薩留很滿意事情已經處于其掌控之下,于是開始追趕蓋利默,最終在希波勒吉斯(Hippo Regius)拿到了汪達爾王室的寶藏,俘獲了一群士氣低落的汪達爾人首領。為了安全,蓋利默逃到了努米底亞邊界上很難進入的巴布亞山,那里有一些友好的摩爾人,他在那里很安全,但無法阻止貝利薩留圍捕汪達爾人殘部。沒有資源可以讓他東山再起,到了534年3月,蓋利默已經受夠了,于是就投降條件進行談判。在卡布迪亞角登陸后的10個月內,一切都結束了。同年夏天,貝利薩留帶著蓋利默和一群汪達爾人囚犯回到君士坦丁堡。他得到了查士丁尼所能想到的一切榮譽,這些都是他應得的。他是幾個世紀以來第一位不是皇帝而被準許進行凱旋游行的人;第二年,他被任命為執政官,這是皇帝能夠授予的最高榮譽。
532年1月尼卡暴亂的恐怖終于過去了,取而代之的是一場勝利,查士丁尼政權恢復了活力。上帝的權威得到了彰顯。在這場空前的勝利中,皇帝的美德得到了體現。這是一場誰也沒有預料到的大勝,而且勝利來得很容易。還有比驚人的軍事勝利更能彰顯上帝之手的事嗎?或許,推動法律改革算一件。被解職之后,特里波尼安似乎還在工作,532年秋天,他正式回到原來的崗位上。一年后,他的工作已經可以發表,而此時查士丁尼的軍隊也占領了迦太基。即使是在蓋利默還沒有徹底失敗的時候,這種不徹底的勝利也足以讓皇帝擁有他所需要的最后的政治籌碼,來推動改革的完成。533年12月16日,特里卡馬魯姆戰役的消息還沒有傳到君士坦丁堡,查士丁尼就頒布了《學說匯纂》的生效令,并把他所有的勝利聯系起來:
我們與波斯人達成和平之后,在上帝的支持之下,我們戰勝了汪達爾人,占領了整個利比亞,奪回了著名的迦太基,完成了恢復古代法律的任務。這是在我統治之前的皇帝想也不敢想的,他們也不會認為這是人力所能及的。
上帝說話了,政權現在安全了。在喝彩聲中,揚揚自得的查士丁尼可以表現得寬宏大量。在尼卡暴亂后被流放的18位元老院成員獲得赦免,希帕提烏斯和龐培烏斯的家產也歸還給了他們的家人。皇帝最后一次孤注一擲的賭博獲得了豐厚的回報,他的地位現在是不可撼動的,大家都知道這一點。
5世紀中葉時,對汪達爾人發起的遠征遭遇了種種災難,貝利薩留卻取得了迅速得驚人的勝利,二者之間的強烈反差提供了無可辯駁的證據,證明查士丁尼的確是借著上帝的權威統治,很明顯,這也使得君士坦丁堡的朝廷陷入思考。三個月里的兩次交戰竟然足以結束一個王國,要知道,在5世紀大部分時間里,這個王國一直讓地中海世界的大部分地區談之色變。為什么會發生這種實力對比的逆轉?

文章標簽:, , , , , , , ,
關注我們:請關注一下我們的微信公眾號:掃描二維碼讀路:致力提供kindle電子書下載、分享。包括mobi、epub、pdf格式的公眾號,公眾號:超級讀書繪
版權聲明:本文為原創文章,版權歸 讀路網 所有,歡迎分享本文,轉載請保留出處!

評論已關閉!